首页第一卷第二卷第三卷第四卷飞机型号
返回
寇蒂斯 霍克75系列

中文名:寇蒂斯 霍克75系列

英文名:Curtiss Hawk 75

机型概述:

音公司以波音281战斗机取得巨大成功后,寇蒂斯公司感到极大威胁,在与莱特公司合并后,将宝压在金属悬臂下单翼战斗机这一新生事物上。1935年,富有创造性的霍克75型由设计师D.A.柏林(Don A. Berlin)设计问世,它具有可收放起落架和封闭座舱,寇蒂斯公司期望美国陆军航空兵将以此取代正在迅速过时的P-26。寇蒂斯75型最初采用1900马力莱特XR-1670-5气冷发动机,于19354月交付美国陆军航空兵参加选型。但由于其他公司的拖延,选型工作延迟到19364月,此时75型换用1850马力莱特XR-1820-39旋风气冷发动机,改称75B型。与塞维斯基外形差不多的战斗机此次也被选中,后来被命名为P-35。寇蒂斯获得了制造3Y1P-36样机合同,改用1050马力的普·惠R-1830-13双黄蜂气冷发动机,并改进座舱前后向视野,尾轮改为可收放,主轮在起落架收起后旋转90度贴于机翼下表面。3Y1P-36试飞非常成功,美国陆军航空兵与寇蒂斯公司于193777日签署合同,订购210P-36A

1A型换装11000马力普·惠R-1820-25发动机后成为XP-36B。生产线上最后31A型改用功率更大的双黄蜂发动机,成为P-36C。另外,还有部分A型在改进武器系统后获得XP-36D/E/F的编号。

为了出口,寇蒂斯公司又以霍克75为代号,为法国生产了霍克75A1/2/3/4战斗机,主要是武器和发动机的差异。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初期,法国的霍克75A-1成为第一次在法国境内击落德国飞机的盟国战斗机。法国沦陷后,尚未交付的霍克75都移交给英国,改称莫霍克MohawkMks Ⅰ~Ⅳ。英国人用早期型喷火MkⅠ与霍克75进行对比测试,发现霍克75操纵性更佳,尤其在高速俯冲时更胜一筹。随后,英国休泼马林公司参考霍克75更改了设计,将喷火的蒙布操纵面全部改为金属翼面。

1937年,寇蒂斯公司认为,一些财力不足国家需要一种既先进又结构简单、造价低廉的战斗机,即以YP-36为基础研制生产2架霍克75H,主要是降低发动机功率,起落架改为固定式。这2架样机四处为访美的外国采购团做飞行表演。193778日,中国购入其中1架,并由航空委员会秘书长宋美龄交给中国空军美籍顾问克莱尔·陈纳德(Claire Chennault)作为私人坐机,编号为NR-1276。淞沪会战中,陈纳德亲自驾驶中国政府为他购买的寇蒂斯霍克75H战斗机在战场空域观察作战,甚至侦察敌情。由于该机采用全金属结构,且无武装,因此最大速度和最大升限都比日方当时在中国战场上使用过的所有型号战斗机高,故陈纳德驾驶此机多次深入战区,屡遭日军战斗机接力式追杀,却每每能自由出入作战空域而不被拦截。上海沦陷后,陈纳德随中国政府撤退到武汉,该机交由空军第3大队接收。此后又执行过两次史诗般的深入敌后长途飞行:

1937123日,南京沦陷前夕,航空委员会令已撤至武汉的第3大队第17中队黄泮扬队长驾1706号波音281战斗机再由汉口飞返南京,落地后随即改驾留在南京的霍克75H前往上海侦察,在沿着长江飞行前往上海侦察过程中和返航时,黄泮扬队长先后遭到数十架日机追逐截击,尤其是从上海飞返时,更遭到日军有组织的接力阻截,他历尽千难万险,驾驶飞机不断爬高,飞出了霍克75H的升限,才得以从重重剿杀中全身而退。

1938年,第25中队汤卜生队长再次驾驶该机,从武汉起飞,穿过敌占区重重防御网,飞临沦陷的首都南京,低空拜谒中山陵,以向国父以及广大沦陷区人民彰显中国人民、中国空军无畏的抗战意志,向敌人示威。由于此次任务还须低空盘旋,故更加危险。但汤卜生队长仍借助霍克75H的性能优势,摆脱了从南京大校场和明故宫机场起飞的多架日机追击,胜利返航。事后,我多家报纸均予以头条报道,以明坚持抗战之决心。但该机于此后不久的飞行事故中损失。

1939年,中国再次买走寇蒂斯公司的2架霍克75Q样机(相当于霍克75 A5,类似于英国使用的莫霍克 Ⅳ),1架可收放起落架的交给陈纳德;1架固定起落架的交给第3大队第25中队,但很快便坠毁了。

1938年,中国在霍克75H基础上又追加订购112架起落架固定、采用875马力发动机的霍克75M,该型由P-36C基础上降低指标,改装47.62毫米口径机枪。由于发动机功率下降,加上固定起落架阻力较大,M型的最大速度下降到518千米/时,不过M型的最大质量1657.8千克低于P-36C,故升限没有下降,当时仍无其他机型可匹敌。

这些飞机于19385月到达中国(第1架生产型的P-36A正好也于同年4月在莱特基地试飞成功),由中央飞机公司在汉口等地自行组装,79日,第25中队开始接收霍克75,随后其他两个中队也陆续接收。由于这种全金属飞机的起降性能较以往的木质飞机差,且发动机马力大,着陆速度高,降落时尤其不易掌握,因此中国空军后购进的这批霍克75大部分都毁于事故,而日军出于对霍克75高性能的惧怕,对其驻扎的机场进行了多次轰炸,致使不少的霍克75M在空袭中损失。即使如此,霍克75M型的性能也大大超过了日军当时的主力战斗机三菱96舰战,在为数不多的出动中,霍克75M让中国空军得以一扫以往颓势。 除了前述两次极富传奇色彩的飞行外,霍克75在中国的战斗经历还有件非常值得考据的战果,由一直被评价不高的中国空军美国志愿大队(简称美国志愿大队,俗称飞虎队)宣称:根据富有竞技飞行经验,却从来没有接受过空战训练的乔治·魏戈(George Weigel)报告,他在1938年的一次出动中击落了4架三菱96陆攻轰炸机,但无法确认是他的战果(国民政府的官方展战史中,该队无使用霍克75的记录)。根据他的日记显示,当时他所驾驶的飞机为霍克75M,不过非常奇怪的是该机是在两边机翼内各安装1门航炮。当时寇蒂斯公司所有型号的霍克75/P-36中,只有出售给泰国皇家空军的霍克75N才在机翼上安装223毫米口径航炮。按照其他人员回忆,这可能是中国在订货时顺便获取了个别改装套材。而美国志愿大队使用霍克75M,则可能是美国志愿大队和中国空军第3大队同驻汉口机场,在敌机空袭时有外籍飞行员驾驶了中国空军飞机升空作战。■


三视图

 

历史图片


 




暂无内容
京ICP备12043493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航空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