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第一卷第二卷第三卷第四卷飞机型号
返回
地瓦丁D.510C

中文名:地瓦丁D.510C

英文名:Dewoitine D.510C

机型概述:

米耳·地瓦丁先生于1920年在法国南部土卢斯开设地瓦丁飞机公司,推出第一型D-1伞翼式战斗机。但该机并不成功,被迫于19271月停产,不久,他迁居瑞士,继续从事飞机设计工作,推出D-27轻型战斗机,原型机19286月试飞成功,获瑞士军方采用,由瑞士国营EKW厂生产。该机最大特点是在飞行中如遇紧急情况,可将机内腹部油箱抛出机外,以求人机安全。瑞士军方自1930年起,共装备此机66架。同时,外销我国东北军阀当局、南斯拉夫、罗马尼亚、阿根廷等国。1932年,地瓦丁公司在D-27机基础上为法国空军设计出第一种现代化全金属下单翼战斗机D.500,原型机于1932618日首飞。该机用以取代自1927年起作为法国空军主力的纽波特62Nieuport 62)和纽波特622战斗机。D.500在法国战斗机发展史上的地位堪比同期的美国波音P-26A,该机为张臂式低单翼、开敞式座舱,宽距固定式附装轮罩式起落架,装1台伊斯帕诺-絮扎12Xbrs液冷直列式660马力活塞发动机,机身两侧各装1挺维克斯7.7毫米口径机枪,另在两翼上各装17.5毫米口径MAC-1934机枪。1935415日,D.500的衍生型号D.503首飞,由于性能未见提高,仅制造1架原型机。地瓦丁公司很快推出改进型D.501,换装伊斯帕诺-絮扎690马力12Xcrs发动机及金属三叶式螺旋桨,并革命性地在发动机两排汽缸之间安装1门伊斯帕诺-絮扎HS-720毫米口径航炮,炮管穿过螺旋桨主轴,省去螺旋桨桨毂整流罩,27.5毫米口径机翼机枪仍保留,这样的武器配置在当时世界上属于一流的火力。此外,D.501还装备了当时世界上最尖端设备——飞行员供氧系统和短波无线电台。

D.501基础上,地瓦丁很快发展出该公司敞开座舱战斗机系列中最后一种型号D.510,该机原来拟专供外销用,后因改进后性能提升,法国空军也订购不少。该机于19348月首飞成功,成为法国战斗机中第一架平飞速度超过400千米/时者。为提高速度,D.510改用伊斯帕诺-絮扎860马力12Ycrs发动机,为便于前线使用,备有气压式起动装置。为提高航程,增加机内油量。为改善着陆性能,起落架采用油气减振。恢复桨毂整流罩,另在左翼前缘装有射击照相枪1具以检测射击效果和空战战果。此外,采用当时最先进的双向无线电设备,电台天线分别安装在机身上、下侧。

D.510的首家国外订户是土耳其,订购36D.510T,由于地瓦丁公司无法保障后继飞机交货期限,土耳其在接收9架后中止了合同。1935年,地瓦丁公司再度生产此机,首批30架交付法军,19369月,英国和苏联各购买1架用作评估,立陶宛购入7架,沙特阿拉伯购买2架转让给西班牙共和派用于内战。中国于1937年订购34D.510C型,日本也同时购买1架作为研究,1937年底,法国空军再次增购50架。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后,法国空军的D.510战斗机并非德国Bf 109对手,法国战败前夕,2个大队撤至北非,1942年底盟军进攻北非时,D.510还曾起飞抵抗。此后,D.510在欧洲战场再无作战行动。

19375月,国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作为庆祝英皇乔治六世加冕典礼特使参加英国举行的盛大典礼,并借机顺道率代表团访问欧洲各国,秘密向各国商洽贷款及购买军火事宜,以准备对日抗战。孔祥熙的这次欧洲之行向各国提出了多种型号作战飞机的采购计划,其中包括:英国布里斯托尔斗士双翼战斗机36架;法国地瓦丁D.510战斗机34架、莫朗·苏尼尔MS 406单翼战斗机12架、包台斯63双发轻型轰炸机8架;德国亨舍尔Hs 123俯冲轰炸机12架;意大利菲亚特G50战斗机50架。其中,意大利以政治原因拒售任何飞机,英国恐得罪日本而颇有难色,法国以欧洲形势紧张,须充实国防为由拒绝出售MS406和包台斯63,最后仅答应将性能稍差的D.510出售给中国,并将数量减少为24架。德国在政府中亲华派促成下答应出售Hs 123

抗日战争爆发后不久,由于实力悬殊,华东战局很快告急。在中国政府再三催促下,地瓦丁公司于1937年底从法国装船起运,将前10D.510C运往安南(今越南)海防,起岸后经滇越铁路运抵昆明巫家坝机场进行组装。虽然飞机已抵达,但是中国空军此时正陷于保卫上海、保卫南京的苦战中,无法抽出人员接收新机,加之在七七事变爆发前,国内便一直有雇用外籍驾驶人员以求在短时间内增强我空军作战能力的舆论。193711月间,孔祥熙电请巴黎军火商奥廷纳代为招聘有关人员,经洽商确定聘请法籍飞行员及机械师各8人,合同期自19384月至10月。很快,法国方面便聘到16人,这批法国人由赖俾特带领,于19386月初抵达昆明,由中国空军军官学校进行考试。最后,1名飞行员因健康原因被拒,其余均予聘用,再加上原在武汉作战的美国志愿大队解散时所留用3名外籍飞行员,共计18名外籍人士,合组为空军第41队(又名法员队)。中国航空委员会委任赖俾特为第41队队长,中国方面另外配备中方地勤、管理人员若干,旋即在昆明正式成立,随即准备前往汉口作战,但由于飞机为分散装箱运输,部分零件和武器未抵达,无法形成战斗力而暂留昆明待命。与此同时,日本海军鹿屋航空队于1938928日早晨派9架三菱96陆攻轰炸机空袭昆明。上午9时许,驻昆明巫家坝机场的中国笕桥中央航校首先接到警报,北美AT-6教练机迅速疏散,驱逐组教员周庭芳带领学员洪其伟和吴国培、高又新等驾驶霍克Ⅱ起飞迎战,第41中队也起飞3D.510C战斗机拦截。另外,正在空中训练的空军军官学校第8期学员黎宗彦驾驶霍克Ⅱ刚要着陆,又迅速拉起,加入编队。在空中,霍克Ⅱ首先发现日机并开火,击伤日军196陆攻轰炸机。随后第41中队2架由外籍飞行员驾驶的D.510C也赶到,但并未投入战斗,而是坐观霍克Ⅱ奋勇攻击。剩余的日本飞机还是顺利投弹,并造成巨大损害:3D.510C被炸毁,1架被炸伤,1名法国机械师负重伤。

其后,第41中队仅怀特·海德一人参加过1次空战,加以该队外籍飞行员行为散漫,屡生事端,蹉跎时日不肯投入战斗。其后第41队队长赖俾特携密潜逃、飞行员葛朗自行离队,中国航空委员会于1938年底将第41中队撤销,并于19392月底解雇留用的3名外籍飞行员,由外国人驾驶中国空军D.510C的历史就此结束。

41中队解散后,留下的D.510C战斗机会同后续组装完成的一起转交空军军官学校作为战斗教练机,在训练的同时也担任当地防空警戒任务。193948日,日本海军第14航空队2496陆攻轰炸机空袭昆明,中国空军奋起反击。空军军官学校驱逐组组长胡庄如率12D.510C战斗机配合其他战机升空迎战,无战果,3D.510C严重受损。但中国空军未来的王牌,空军军官学校第8期学员高又新,在驾驶D.510C攻击日机时充分显示了无畏精神,高又新连续10次向96陆攻轰炸机发起攻击,直到燃油用尽、发动机散热器被日机击坏才迫降乡间。次日,日本飞机再次来袭,中国空军仍然无功而返。中国空军检讨D.510C性能和作战使用缺陷时发现,虽然其装备有威力巨大的20毫米口径航炮,且日本96陆攻轰炸机过分突出航程和载弹量的设计也使其防护脆弱。中国空军战斗机仅凭7.62毫米口径机枪也多次击落过96陆攻轰炸机,按照中国飞行员的想法,要是20毫米口径航炮直接命中96陆攻轰炸机,可能只需两三发就能将其打得凌空爆炸,但事与愿违,往往在发射几炮后或俯冲攻击时卡壳。此外,冷却回路系统只要略微受损,发动机便无法工作。

731日,第5大队第17中队奉令前往昆明接收12D.510C战斗机,担任陪都重庆防空作战任务。10月,第17中队移防成都接替川西地区空防任务。114日,日本海军为报复中、苏空军,对汉口基地袭击,出动7296陆攻分为2个编队轰炸成都,第1编队进犯成都市区正北凤凰山机场;第2编队轰炸成都西面温江机场。我第5大队起飞分头应战,凤凰山方面,第17中队队长岑泽鎏上尉带领7D.510C战斗机和第27中队7架伊-1524000米高度上,分别在成都、温江间和成都、新繁间实施拦截。虽然伊-152首先与日机接触,但还是D.510C先打开局面。富有经验的岑泽鎏上尉带队正面水平迎头攻击以发挥20毫米口径航炮强大火力,他准确连射击中1架日机,将其击落,但自己也遭日机击中迫降。此战后,D.510C维护问题日渐频繁,最多同时能派出4D.510C参战。1940519日夜,第17中队胡庄如上尉率领2D.510C1架伊-152拦截日机对成都的袭击,无战果,这是第17中队的D.510C的最后一次行动。19406月,第5大队接收新式苏制伊-153战斗机,仅剩的4D.510C战斗机交由第3大队第7中队接收。

由于当时中国空军飞机补给来源匮乏,数量不断下降,加之敌方新型三菱式舰战活跃于我方上空,完全夺取制空权。为保存实力,我军除在特别有利情况下出击外,均采取避战态势,由于缺乏零备件,D.510C甚少出动。1940724日,唯一能起飞的1D.510C起飞拦截攻击成都的日本陆航三菱97式轰炸机编队,由于缺乏维护,D.510C的速度始终提不上去。在被日机甩下前,只能进行一次有效攻击。104日,2D.510C试图拦截第一次出现在成都地区的日军三菱式舰战,无战果,反被击落1架。次日,另1架在凤凰山待修的D.510式击毁在地面。11月,D.510C移交给第3大队第28中队,1226日,最后1架保持飞行状态的D.510在空中疏散途中遭式舰战击落。未几,第3大队亦换装苏制式新机,D.510C再无作战记录。■


三视图

 

历史图片




暂无内容
京ICP备12043493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航空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