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第一卷第二卷第三卷第四卷飞机型号
返回
共和P-43A-1“枪骑兵”

中文名:共和P-43A-1“枪骑兵
英文名:Republic P-43A-1 Lancer

机型概述: 

和公司(早期的西沃斯基公司)的P-35是美国陆军航空队从波音P-26向现代化战斗机过渡的一个重要型号,也是共和公司创始人亚历山大·德·西沃斯基和其主任设计师亚历山大·卡尔特维里的首个杰出设计。P-35曾出口到瑞典、意大利等国家并被大量仿制,1938年底,共和公司开始对P-35进行改进,推出XP-41方案,主要用1台普·惠1200马力R-1830-19星形14汽缸机械涡轮增压气冷活塞发动机替换P-35AR-1830-45发动机,二级涡轮增压器安装在机身中段腹部,增压器进气口设在主翼根部,主起落架改为向内侧收起。XP-41原型机于19393月首飞,最大平飞时速达520千米,成为美国陆军航空队历史上第一种平飞时速超过450千米的战斗机。1939年初,共和公司参加美国军方战斗机方案竞标,在XP-41的基础上推出AP-4战斗机设计方案。新机使用普·惠1200马力R-1830-25发动机,配合安装带中冷器的废气涡轮增压器,在6000米以上的高空性能明显优于XP-41。该方案获得制造13架技术验证机订单,并被重新命名为YP-43。该机在试飞中表现出了较好高空高速性能和爬升性能:7500米高度时最大平飞速度达到565千米/时,最大爬升速率达869/分,实用升限达11582米。19409月,美国陆军航空队正式接收第一架YP-4319414月,13架全部进入陆军服役。但由于P-43自封式油箱、中低空性能不佳、武备贫弱,使其无法跻身欧洲战斗机市场。共和公司在AP-4基础上改进1AP-4J,后被美国陆军航空队命名为P-44型,于19399月得到了80架的官方订单。欧战爆发后,订单猛增至907架。但是不久,从欧洲战场传来不列颠空战最新报告证明,P-44性能无法与德国Bf 109抗衡。美国陆军取消P-44订单,共和公司转而发展P-47雷电程高空护航战斗机。作为临时过渡方案,美国陆航于19399月订购54P-4380架安装R-1830-49发动机的P-43A,于1941年初开始交付。

19416月,急于获得现代化战斗机的中国向美国寻求飞机援助,美国陆航顺水推舟将125P-43改进后按《租借法案》提供给中国。这批P-43A-1战斗机加强装甲防护,增加自封油箱,换装普·惠R-1830-57发动机,机头和机翼中段各配有2挺布朗宁M-212.7毫米口径机枪,还可在每侧机翼挂架上携带620磅集束炸弹或150美制加仑副油箱,航程增加到2333.4千米。由于P-43A-1高空高速性能优异,适于执行战术侦察任务,被美国军方扣留18架,装上照相设备成为P-43B-RE照相侦察机,另有2P-43C-RE侦察机和6P-43D-RE侦察机转售皇家澳大利亚空军。

1942年间,中国空军在印度卡拉奇开始接收P-43A-1战斗机。美国实际共将107P-43A-1运往印度交付中国空军。但由于种种原因,中国空军从印度接收,并经驼峰航线飞回国的P-43只有41架(一说51架),主要装备第4大队。另有2架移交给美国驻华航空特遣队用于训练和对比测试。由于P-43性能不稳定,尤其是燃料供应系统和制动系统的严重缺陷,使中国空军在换装训练过程中付出了高昂代价。临时增设的自封式油箱效果奇差,燃料渗漏严重,飞机往往空中自行起火燃烧,第4大队大队长郑少愚少校于1942422因坐机空中起火而坠落于印度酌浦洱地区。加之我飞行员不习惯现代化高速飞机起降特性,对高空废气涡轮增压器和变距螺旋桨等新设备不熟悉,在使用操作的过程中屡屡失误。由于换装训练事故不断、困难重重,迟迟无法形成战斗力,使中国P-43部队在1942年无法大规模投入战斗。各中队主要在昆明、成都、重庆基地继续训练及担任有限的防空巡逻任务。直到19421025,从成都双流机场进驻南郑前进基地的第24中队副中队长周志开、分队长杜兆华驾驶的P-43A-1双机才在城固与洋县之间上空,拦截并共同击落日本陆军三菱式司令部侦察机1架。首开在华作战击落纪录。1027日,第4大队掩护第2大队的A-29赫德森式双发轰炸机由成都空袭山西运城日军地面目标。成功完成任务后全数安返基地。

中国空军的P-43A-1真正大规模投入战斗则是在1943年以后。194319日,第4大队李向阳大队长亲率5P-40K10P-43A1架运载地勤物资的C-47运输机机群,由成都太平寺基地起飞转场川东前进基地梁山。110日晨,突击机群直奔湖北荆门袭击日军机场。次日,第4大队第21中队高又新队长率队员董启恒以P-43A双机编队前往宜宾、荆门一带侦察,在宜昌上空发现2架日军中岛1式战斗机并击落1架,首次取得击落日军战斗机战果。19431129日,高又新驾驶2104P-43A于常德击落1架日机。高又新在抗战中确认击落日本飞机8架,是中国空军第3号战斗机王牌。

1943年秋季,日军华中派遣军企图夺占常德,与中国守军在常德、益阳之间展开激战。为支援常德作战,中国空军、美国陆军第14航空队和新成立的中美混合联队(CACW)向该地域集结了强大的空中力量。1127日晨,日本陆军航空队为夺取制空权和支援地面日军攻城,策划了大规模的空袭行动。轰炸机对城内的中国军队阵地进行猛烈轰炸。中国空军由第4、第11大队和中美混合联队共同派出8机混合编队。第4大队刘尊中队长驾驶P-43A单机参战,击落1架二式单战钟馗,安返梁山基地。1129,第4大队4P-43A掩护P-40战斗机对常德城内空投装有步枪子弹的特种副油箱,返航途中遭遇日军8架九九轻型轰炸机及护航编队,击落2架敌机,我机1架受伤迫降。在中美空军的积极支援下,中国地面守城部队表现了前所未有的抵抗决心。直到1129,日军才突入城中,经过5天巷战,常德于123陷落。当日,中美空军出动大机群对城内日军实施猛烈空袭,造成敌巨大损失。常德会战虽最终失利,但中国军队能够顽强抵抗,给予日军以沉重杀伤,与中美空军积极的作战行动密不可分,此战也是中国空军恢复战斗力后的首次大规模作战,P-43A-1投入数量不多,战果却不错。

1943年底开始,中国空军大量接收美制P-40N小鹰战斗机,仍有相当一部分P-43A留用担负重庆、昆明等地防空任务,直到1944年初才逐渐退出现役,1945年退出训练任务。中国是唯一将P-43枪骑兵战斗机用于实战的国家,证明了P-43A在中国战区的价值,它在高空高速方面的优势正是日本战斗机最欠缺和最惧怕的。■

 

三视图

 

历史图片

 



暂无内容
京ICP备12043493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航空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