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第一卷第二卷第三卷第四卷飞机型号
返回
北美P-51D/K“野马”

中文名:北美P-51D/K“野马
英文名:North American P-51D/K Mustang

机型概述: 

林动力的P-51B/C一大问题就是座舱视野不佳,特别是后向视野。马科姆座舱盖是早期解决方案,但北美还在一直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案。19431月,英国皇家空军开始使用装有气泡座舱盖的喷火台风战斗机,这种座舱盖能够提供全向360°视野。

为了更彻底地解决P-51B/C的座舱视野问题,北美公司将一架P-51B飞机按照喷火的座舱盖安装了气泡形全向视野座舱盖,型号也改为XP-51D。在证明了这种方案的可行性后,在生产线上的两架生产型P-51B-10-NA也安装了气泡座舱盖,型号改为 P-51D,这些飞机成为著名的P-51D系列原型机。

P-51B的缺点之一是只有4挺机枪,火力不足,除此之外,供弹带弯曲角度过大,时常因供弹不畅引发卡壳。北美航空利用生产新型野马的机会来解决这一问题,重新设计了机枪的安装,每侧机翼安装了3MG53-2 12.7毫米机枪,机枪水平放置,供弹带得以平顺伸展。内侧机枪每挺带弹400发,其余270发。

外形优美的具有气泡座舱盖的P-51D/K野马家族中最著名的型号,也是生产数量最多、使用最广泛的型号,共生产9602架。其中位于英格伍德的工厂生产了6502P-51D,位于达拉斯的工厂生产了1600P-51D1500P-51K。部署在中缅印战区的P-51D通常在后机身安装有定向环形天线。达拉斯生产的1500P-51K安装了直径3.35米的航空产品(Aeroproducts)公司的螺旋桨,而不是D型的直径3.40米汉密尔顿标准螺旋桨。P-51K的座舱盖经过重新设计,扩大了内部空间。由于改动不大,北美公司内部型号仍是 NA-111P-51K 的性能略低于 P-51D

P-51K中有163架改装为F-6K侦察机;英格伍德工厂生产的P-51D中,有126架被改装成F-6D侦察机。在战争接近结束时,又有少量P-51D/K被改装成侦察机。这些侦察机在后机身内置两部照相机,通常是K-17K-22,一部镜头水平向左,另一部向斜下方拍摄。多数F-6D/K在后机身安装有环形定向天线,大多数F-6D/K保留了军械。

由于欧洲战场的高优先级,P-51D野马1944 年底才部署到太平洋战区。19452-3月,中国空军第4大队也获得该机。P-51系列始终对日本战斗机构成绝对性能优势,日军侵华主要机型中岛97式、中岛1、中岛2钟馗和川崎3飞燕战斗机都不是P-51的对手,唯中岛4疾风战斗机尚可一搏。1944820日,日本陆军航空队第22飞行战队的中岛4疾风到达汉口,开始在湖南一带袭击我机,中、美空军的P-51战斗机改为采用从欧洲战场引进的垂直机动战术,疾风也失去了短暂的优势,该战队仅1个月时间就损失了50%的飞机,战队队长岩桥也在奔袭西安的战斗中毙命。此后,P-51在中国战场上将日军疾风机队先后从湖北白螺矶和汉口步步逼退至南京、上海、北平甚至汉城(今首尔),让疾风P-51的阴影下度过战争剩余时光。

1944年底,中、美空军已完全掌握中国战场上空的制空权,由于日军在武汉地区的机场网,妨碍我空军由川、鄂、陕向东出击去路,亦是日军夜间袭扰我成都B-29基地群重要出发地,中国空军派出P-51P-40成警巡分队在武汉地区外围往复活动,由P-51高空掩护P-40低空扫射,破坏其水陆交通,引诱日机起飞而聚歼之。194515日,中、美空军集中优势兵力,强攻敌武汉据点,P-51也参加使用燃烧弹和杀爆弹对地面敌机的轰炸,彻底摧毁日军武汉基地群。此后,我军攻击范围不断向东延伸,由于P-51挂上副油箱后,作战半径超过1600千米,中国空军从鄂西北老河口和湘西芷江两个机场起飞的P-51B-25机群,不断对平汉线、长江下游等重要日军基地和交通线进行轰炸。210日,为配合盟军在菲律宾登陆作战,中美混合联队第3大队出动12P-51战斗机,从老河口出发远征青岛日海军航空队机场,击毁地面敌机45架,未见1架敌机升空应战。37日,第3大队10P-51D战斗机从老河口直入敌占区,袭击侵华日军司令部所在地南京,扫射和轰炸明故宫机场和下关码头。第7中队的中国分队长王光复击落日机1架,美国飞行员击落日机3架,但叶望飞队长和王光复分队长坐机中弹,返航途中,王光复因坐机不支跳伞,后获救返队,叶望飞队长迫降时负重伤不治牺牲。413日,为配合美国军队在冲绳岛登陆,中美混合联队第3大队40P-51战斗机连续3天执行远程奔袭上海各机场任务。P-51D机群自陕西安康基地起飞,经过4小时跋涉,经湖北、安徽、江苏等省抵达上海的江湾、大场机场,进行轰炸扫射,并击落数架敌机。期间无战损,因故障和疲劳驾驶损失3P-51D1名美国飞行员。

531,中国空军第4大队出动P-51D战斗机16架,远征南京明故宫机场,炸毁敌地面运输机1架,与敌占数量优势的303飞燕战斗机发生空战,击落10架,我1P-51D返航时因故障迫降霍山。611日,中国空军第4大队8P-51战斗机从恩施出击徐州敌军机场,分队长严仁典在低空攻击时,被地面炮火击中,跳伞后阵亡。这是中国空军在抗战中牺牲的最后1P-51飞行员。814日,中美混合联队第5大队的P-51D从芷江出发,完成中国空军八年抗战中最后的作战任务:4P-51D战斗机前往湖南醴陵轰炸敌仓库;4P-51D出击湘潭之敌;2P-51D战斗机前往宝庆进行气象侦察。

1945815,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我方决定洽降地点为湖南芷江。821上午,中美混合联队第5大队6P-51D战斗机由郑松亭大队长带队,前往洞庭湖北岸的常德上空,与南京来降的日陆军三菱式运输机(Ki-57Ⅱ)会合,引导日机飞赴芷江机场。着陆后,郑松亭大队长特意解下日机翼尖的一条红布识别条,让担任护航的4位中国飞行员签上自己的名字,作为纪念(现存中国台湾)。而担负押送任务的P-51战斗机也与芷江受降一道载入中国抗日战争史册。抗战胜利后,国民党空军又从美国接收过278P-51D/K,配属第3、第4、第5大队。这批飞机中还包括部分加装了照相机的F-6D/K侦察型,这些飞机后期被称为RF-51侦察机,侦察型的尾轮起落架舱被照相机所占用,因此在飞行过程中尾轮无法收起,所以很好辨识。

在国共内战中,国民党空军中许多反内战的飞行员驾机起义,加之国民党撤退时留有不少完整的飞机和部分损坏的残件,为人民空军留下了一支数量可观的P-51机队。经维修共有39架能用,其中以D型最多,K型其次。在人民空军初创之时,P-51成为主力战斗机。

1949101,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开国大典上,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第一次公开亮相,17架飞机参加空中检阅,其中有9P-51D编为3个楔形分队领头飞机飞越天安门广场上空。及后,人民空军全部换装苏制飞机,P-51移交航校使用,至1953年全部退役。而撤至中国台湾的国民党空军P-51D机队也于1954年退役。■

 

三视图

 

历史图片

 



暂无内容
京ICP备12043493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航空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