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第一卷第二卷第三卷第四卷飞机型号
返回
北美B-25 米切尔

中文名:北美B-25
英文名:North American B-25 Mitchell

机型概述: 

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北美飞机公司的领导人是目光敏锐、判断准确的荷兰人J.H.金德伯格(James H. Kindelberger)。他早早地从欧洲密布的战云中嗅出了战争的味道,决定将公司的大部分力量投入到为美国陆军航空队研制军用飞机上。1936年,北美飞机公司为弥补波音B-17、道格拉斯B-18两型机之间价格、性能差距,研制出该公司第一型双发动机、全金属XB-21轰炸机,但动力不足,且成本偏高,退出竞争的NA-2119373月被送到美国陆军航空队俄亥俄莱特试验基地,作为进一步测试试验的平台。北美飞机公司随即参加1937年美国陆军航空队轻型轰炸/攻击机竞标,推出NA-40,与马丁167和道格拉斯DB-7竞争,但三者无一中选。经改进后,北美飞机公司推出采用莱特CR-2600-A711350马力发动机的NA-40-2样机,美国军方测试后,建议将其改进为中型轰炸机,北美飞机公司立即改进推出新方案NA-621939311日,美国陆军航空局的39-640号文件提出新设计要求,即载弹3000磅、航程超过2000英里、最大速度大于300英里/时的一种中型轰炸机,北美的NA-62参加竞标并引起军方极大兴趣,受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刺激,在新一轮招标中,因为欧洲局势急剧变化而失去耐心的美国军方,在竞标公司的原型机尚未面世的情况下,于193989月间向马丁公司和北美飞机公司分别下达201184架订单,两个公司的竞标方案成为了日后的B-26掠夺者B-25米切尔中型轰炸机。1940年秋,北美飞机公司以军用编号B-25投入首批24架量产。在总工程师李·阿特伍德的建议下,B-25命名为米切尔,以纪念美国陆军航空兵的坚定支持者威廉·比利·米切尔(William Billy Mitchell)将军。该机投产后,首先通过《租借法案》交英国和苏联使用,随后装备美国军方。

1942418,美国陆军航空队杜立德上校率领16B-25B轰炸机从美国海军大黄蜂号航空母舰起飞,首次轰炸日本本土东京,任务完成后飞向华中浙江地带降落,其中一架因为迫降苏联境内被扣留,另一架降落日占区,飞行员被俘。其他均被中国军民拯救脱险,但为数20万以上迫降地区中国居民却遭日军报复,大多数被残杀。

战争期间,北美飞机公司先后发展出A(根据欧洲空战经验强化防御能力)、B(根据欧洲空战经验进一步强化防御能力)、C/D(英格尔伍德工厂生产的称为C型,堪萨斯城工厂生产的称为D型)、G(封闭装甲机头,采用M475毫米加农炮的反舰型)、HG型的火力强化改进型)、J(最终改进型)、PBJ-1J(海军型B-25J)等多个型号,还发展了AT-244(后改称TB-25),TB-25KMLN等教练型。

抗日战争期间,中国空军共计获得约100C/D型和131GH/J型(含中美混合联队),战损约30架。其中,19436月起,开始获得B-25C/D,主要配属中美混合联队第1大队第1~第4中队,每队各10架。最初得到装备的是第2中队,在印度完成训练后于1943年使用B-25D先行投入常德会战,当时涂装还是美国陆航样式,只是将美国机徽涂去换成中国空军标志。1944年初,第1大队开始换装B-25H,随后于56月间获得G型,秋季又换装J型。按照分工,C/DJ型主要用于对地面目标轰炸,G/H主要用于东南沿海和南海巡逻攻击日军海上舰船。

抗日战争胜利前,中国空军选派第2大队前往美国受训,拟再接收1个大队的B-25,训练期间抗日战争结束,该队转训C-46运输机,后改编为空运部队。

抗日战争胜利后,所有B-25全数编入国民党空军第1、第2大队,最多时达到64架,后接收50余架美国军方遗留的B-25,将数架由B-25D改的F-10侦察机交第12中队使用;将2B-25D改为国民党空军正、副司令官专机,归空运第10大队管理。

B-25在国共战争中曾多次对人民解放军进行轰炸,后撤往中国台湾,经补充后直至1958年才全部退役,期间有1架第10大队B-25专机于1951227日自台北起义,飞抵上海江湾机场。

1948年辽沈战役后,人民解放军第一次缴获2架该机,后加上起义归来和各地缴获,经维修可用者5架,均为J型。194954日,国民党空军B-24M轰炸机偷袭北平南苑机场,被毁2架,余下3架编入同年3月在东北组成的战斗飞行大队1中队和同年815日在北平组成的战斗飞行大队

B-25飞机退役后,曾有一架解体作为北京航空学院教材,另一架完整飞机在北京航空学院展示,后于文化大革命中被解体化铝再利用。

 

三视图

 

历史图片

 



暂无内容
京ICP备12043493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航空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