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第一卷第二卷第三卷第四卷飞机型号
返回
F-CK-1A/B“经国”

中文名:F-CK-1A/B“经国
英文名:AIDC F-CK-1A/B Ching Kuo

机型概述: 

湾的F-CK-1战斗机是台湾在美国技术协助下设计开发的一种轻型超声速喷气式战斗机,具备超视距作战能力。在台湾空军的规划中,F-CK-1与购自法国的幻影2000-5及购自美国的F-16A/B构成其台海空中优势作战的主力,其中F-CK-1负责中低空防御。

20世纪80年代,在台湾前领导人蒋经国的指示下,台湾空军开始自研制防御战斗机Indigenous Defensive FighterIDF)研发计划,以取代逐渐老化的F-5自由战士战斗机,作为台湾的新一代主力战斗机。该计划起初只是进行气动外形的设计,其名称为鹰扬计划。后来整个研发计划合并成安翔计划鹰扬计划变成其下的子计划。19881210日第一架原型机出厂,1989526日原型机首飞成功,1992年开始服役。该战斗机通常被称为IDF战斗机,而其正式型号为F-CK-1,并命名为经国号战斗机,以纪念蒋经国。其中CK经国二字韦氏拼音Ching kuo的字头缩写。

中国与美国建交后,台湾向美国提出购买F-16/J79F-20战斗机各150架的采购案受挫,1982年航空工业发展中心(后来的汉翔航空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开始F-CK-1战斗机的研发工作,到1983年整个安翔计划合并了其他4个子计划:与美国通用动力公司合作,重点是气动外形设计及机身研发的鹰扬计划 与美国加雷特公司合作,重点发展发动机与相关系统的云汉计划;与美国西屋电子公司合作,研发雷达与航空电子设备系统的天雷计划;在美国技术与关键技术协助下,研发近距与中距空空导弹的天翔计划,后又改名天剑计划。从这些计划可以看出,IDF名为自研制战斗机,实际上是得到了美国方面很大的帮助,有的方面美国人的作用甚至是决定性的。

IDF最终决定采用美方设计的单垂尾布局G-4方案,该方案采用双发单垂尾常规气动布局。IDF机体为传统的全金属半硬壳结构,机身和机翼采用翼身融合方式,机翼前方的大面积边条翼一直延伸到座舱两侧,与F/A-18十分相似。机翼采用小后掠角中单翼,尾翼是带下反角的全动式平尾翼加上一副垂直的尾翼构成了该机的主要外形布局。机头微微向下倾,加上气泡形座舱使飞行员具有良好的视野。座舱弹射座椅倾斜30°,有助于飞行员承受较高的过载。与F-16战斗机一样,IDF的驾驶杆为侧置式,装于座舱右侧面板上,在飞行员右手附近。座舱左侧面板则安装油门杆,飞行员左右手各持油门杆和驾驶杆。该机并配有HOTAS控制系统,可实现飞行员手不离杆的操作。

IDF战斗机的进气口具有适应大迎角飞行的特点,进气道向内侧弯曲收缩可使飞机在大迎角时避免因为进气量不足发动机发生喘振。此外由于进气道采用了S形设计,无形中减少了飞机的红外线信号,遮蔽了发动机叶片,降低了雷达信号特征,加强了隐身性。

IDF战斗机座舱左后侧装有一门20毫米6M61A1火神航炮,可用于空战格斗或对地攻击,备弹400发左右。

IDF战斗机共有9个挂点:左右翼尖各1个,左右翼下各2个,左右进气道下方各1个,机腹中线1个(可纵列半埋2天剑2导弹)。

担任对空作战任务时,可外挂4天剑1近距空空导弹、2天剑2中距空空导弹,机腹挂2000升副油箱;或者翼尖翼下挂载4天剑1导弹、翼下内侧挂载21041升副油箱,机腹中线挂载2天剑2导弹。这是IDF战斗机最典型的空战模式武器配置。

担任对地任务时,翼尖挂载2天剑1导弹,如果挂载226千克的Mk 82通用炸弹,机腹中线可挂载2枚,其他挂架可各挂载1枚,最多可挂载8枚;如果挂载907千克的Mk 84重型通用炸弹,翼内侧挂架可各挂载1枚,机腹中线可挂载1枚,最多可挂3枚;如果挂载CBU-20石眼集束炸弹最多可挂载10枚;挂载燃烧弹可挂7枚;挂载火箭巢可挂34个;机翼内侧挂架以及机腹中线挂架可以各挂载11041升或568升的副油箱。

美国出于限制F-CK-1战斗机性能的考虑,不愿提供大推力军用发动机的技术输出或是出售给台湾。台湾方面只能寻求与以生产中小型民用和教练机发动机为主的加雷特公司进行合作,研发一种IDF战斗机使用的发动机。加雷特公司也想冲破普·惠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在军用发动机方面的垄断地位,积极寻求合作伙伴,先后找到了有合作意向的瑞典、意大利和中国台湾入伙,共同研发一款发动机,这就是TFE-1042涡扇发动机的起源。后来,瑞典与意大利退出了合作,合作方最后只有加雷特公司与台湾航空工业发展中心,两家公司最终成立了国际涡轮发动机公司(ITEC)来运作此事。

由于受美国政府的限制,TFE-1042发动机经过多次波折,才勉强达到了IDF战斗机所需的设计推力,IDF发动机最终确定安装的型号为TFE-1042-70TFE-1042-70军用推力27千牛,加力推力42千牛,推重比为6.99,勉强达到20世纪70年代美军涡扇发动机水平。此型发动机后由美军赋予正式编号F125-GA-1001988年按照预定计划安装在第一架IDF原型机上的是比TFE-1042-70推力要小的TFE-1042-7发动机,到19903月完成全部飞行测试。第二架原型机换装增大推力的TFE-1042-70发动机,此发动机也是量产型IDF战斗机的标配发动机。期间,台湾对美国将TFE-1042推重比限制在7以下感到不满,因此积极争取推重比8的发动机,最后美国决定提供改进型J-101/SF涡扇发动机与TFE-1088TFE-1042-70改进型)发动机进行竞标,但是其条件是要在IDF战斗机生产162架以后才能提供,结果因为引进了F-16战斗机,IDF战斗机生产数量由原计划的250架降至130架,因此换装发动机的计划无疾而终。

IDF战斗机航空电子设备与火控系统的研制,起源于天雷计划 1982年台湾航空工业发展中心提出火力控制系统研制初步定义讨论书,建议台湾中山科学院(现改为汉翔航空工业股份有限公司)发展空空攻击使用的火控系统,同时配合鹰扬计划建立自制战斗机航空电子设备与火控平台能力。台湾中山科学院三所负责此雷达发展计划,其研发成果就是金龙53GD-53)火控雷达。GD-53上视距离为57千米,下视距离为39千米,只能同时攻击1个空中目标。GD-53雷达以AN/APG-67V)为基础,加上部分F-16战斗机使用的AN/APG-66A雷达模块,整合发展成的GD-53型脉冲多普勒多功能雷达(美军编号AN/APG-67VERR),采用模块化设计,具有俯视、仰视制导能力,不过在功能上删掉了原24种模式中与对地攻击有关的6种模式,只剩下18种模式可以使用。该雷达以台湾前领导人李登辉之父李金龙命名。

1990512F-CK-1首架双座原型机B1/10004出厂完成首飞。

19922月,首架预生产型F-CK-1战斗机(1601)试飞成功。

19941228,首支担负战备任务的F-CK-1A/B中队(第8中队)于空军清泉岗基地成军。

1997413,台湾空军第427联队(清泉岗基地)完成换装任务,成为第一支装备F-CK-1A/B的联队,该联队共编制70F-CK-1A/B

2000115,最后一架量产型F-CK-1A战斗机(1503)交付空军使用。至此,F-CK-1经国战斗机共生产了131架量产型与4架原型机。

台湾空军在200912月和汉翔航空工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翔展计划合同,汉翔航空工业股份有限公司获得168亿元台币经费,将在4年内为71F-CK-1进行升级,升级后的IDF称为F-CK-1A/B MLU。第一批F-CK-1A/B MLU已于2011630日由汉翔航空工业股份有限公司交付台湾空军,整个翔展计划2012年年底完成。■

 

三视图

 

历史图片

 



暂无内容
京ICP备12043493号-1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4 All rights 航空工业出版社出版发行